已經可以開始孵小雞

文/吳星瑩

大寒
一候雞始乳


曾經,我是快樂的。

當我只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。

直到大大的世界抱怨,為什麼我都不走出來聽聽別人?

於是我走出來了,努力了解我之外,無邊無際的世界。我到處走著,問著,世界喜歡什麼呢?

我傾聽不同的聲音,到處為別人改變,逐漸我成為了,自己不太認得的樣子。


我好像失去了什麼,但好像也得到了什麼,這就是長大了嗎?我到處走著,想著,雖然我好像越來越不喜歡自己了,但當別人開始喜歡我,我應該也會重新喜歡我自己吧?

逐漸世界不回答我了,卻只是反問我,我喜歡什麼呢?

我發現,我已經忘記了。

而且這就是我走出來的原因啊!我喜歡你們,我該是什麼樣子,才會讓你們喜歡?

我到處走著,找著,越問越發現,每個人回答我的都不一樣,每個人其實都忙著找自己的答案,每個人也都問著別人。


而我,越來越不敢問的是,就算全世界都喜歡,如果我不喜歡那樣的我。




大寒是冬天最後一個節氣,在看似最冷的時候,也是溫暖即將到來的時候。春天就在不遠處,一個個尚未破殼的蛋,已經可以開始孵小雞。

最迷惘的時候,也是最清楚的時候。

是時候,從自己的心裡,重新開始孕育自己。


重新允許自己去想起,本來就在心裡的東西。我其實一直擁有,自己一直在尋找的答案。我一直都知道我的疑問的答案,因為如果我不知道,我在找什麼,我怎麼可能找到?

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什麼模樣,我只是,太久不敢讓自己承認,我知道。

原來我一直離開著自己,到處尋找著自己。


走過了所有終點,也該是時候,回到原點。走遍了幾乎世界的邊境,也該是時候,回到小小的心裡,重新探索。關於世界,我已經知道了很多,也知道了其實我有很多不需要知道;關於自己,原來我還有好多好多不知道。

世界可以不了解我,我不能不了解。雖然我很渺小,我的心,如此巨大。


我一直仰賴著世界拉拔我,卻陌生著我自己的力量。一直以為我做不到,卻原來只有我能,孵化心裡一個個渴望誕生的,小小又大大的我;只有我能,重新拼起自己散成各個板塊的大地,拼起自己一層層通往天空的梯子。

然後,終於拼起自己的宇宙。


我盡情塗出心中的所有顏色,即使那彼此衝突,如果我知道那必須同時存在。我任性放棄堆疊的任何積木,即使就即將完成,如果我發現那非我真心所願。世界會驚訝,世界會習慣。

讓世界習慣,我真正的樣子。

我重新回到了,自己世界的中心。這次,我邀請別人參與我的快樂,也學會笑著接受,如果你們拒絕。

我允許你是你,如同允許我是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