猛禽迅疾捕食抵禦嚴寒

文/吳星瑩

大寒
二候鷙鳥厲疾


我不知道為什麼,我一直逃避著,我最喜歡的。


或者該說,我已經把長久以來,世界告訴我該喜歡的,說服成我喜歡的了。

在世界限制我之前,我先綑綁住自己,習慣到彷彿已經是我的一部分。


好像很久沒有動心了,久到我甚至覺得不用動心,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輕鬆。

待在自己設的界限裡,反而比較自在。關上窗戶,就不用去眺望窗外的景色,無論多麼遼遠,多麼美麗;就不用揪心如果無法到達,那些遠方,那些渴望。

不讓自己得到最喜歡的,就不用擔心是否會失去,不用害怕是否能承受失去。因為我清楚知道,我不能承受。


所以,如果無法天長地久,請讓我不要擁有。如果無法給我溫暖,請讓我習慣寒冷。

讓我用自己的膽小,保護自己。

也許我曾經不是這樣的,但我好不容易,變成這樣了。

這樣就不用面對,如果我承認了,我選擇了,我最渴望的,最終卻沒有選擇我。


也不用面對,如果我最渴望的,選擇了我,未來最終卻沒有選擇我們。




每年大寒後五日,鷹隼類的猛禽在空中盤旋,強猛迅疾地捕食著,補充能量以抵禦嚴寒。

猛禽從來不因為無法確定下一餐在哪裡,就放棄這一餐;不會因為飽餐過後仍然會餓,就放棄進食。

可是我們啊,常常因為無法確定愛,就放棄了愛。


可不可以,在該愛的時刻,從來不要保留?誠實面對,自己對溫暖渴望,也對愛渴望。不要害怕,那個如此震動的自己?

可不可以,勇敢去擁有,即使知道,可能再度失去?

因為我勇敢地盡力了。


時光不停流動,沒有什麼不會改變,有時是你,有時是我,但沒有什麼可以改變,曾經擁有的那一刻。

如果我一直逃避,我失去的是每個那一刻。


你期待我回應的那一刻,你渴望擁有我,而我也渴望擁有你,在那一刻,我們真正相遇過。

一起幻想未來的那一刻,無關乎會不會到來,還是終究走散,在那一刻,我們確實擁有未來。

曾經付出的愛,永遠不會失去。


也許那個走遠的你,在離我很遠的某一天,某個轉角,突然這樣想起我,但你已經無法讓我知道。

也許有一天,我終於明白了,其實有很多想說卻沒有說的你,真的也盡力了,只是我終究沒有讓你知道。

在平乏的生命中,能夠出現這樣一個人,讓心出現起伏,讓自己不再是自己,你值得知道,我希望我曾讓你知道啊,你對我多麼無與倫比。

也許,為了能繼續前行,我們必須將彼此遺忘,但我們曾經這樣彼此凝望。而我會一直記得,那一刻的我,多麽開心,多麽勇敢地給予,沒有留一點給自己,卻好像終於擁有了自己,如此遼闊,如此完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