蒔:時映


我讓自己的勇敢,保護著自己的膽小;讓自己的溫柔,安慰著自己的受傷。

如果從來沒有一個美好的所在,等著我去到達;而是我必須將我走過的地方,都綻放成繁花燦爛。

我在兩個世界棲息遊走。我不只聽見你想說的,也不斷聽見那些,沒有被說出的。

在我眼中,總是不停倒映出世界的美好,如鏡的我,能不能也清澈地,溫柔地,照見自己的美好?

生命的精靈給了每個人三個花盆,卻不告知我們最完美的發芽時刻,有時太早,有時又太晚。

如果,在曾經的每一條交叉路,我選了另外一邊,當時的我,會走到哪裡?

我是否能面對,興高采烈掀開自己的第一刻,就濕透一場毫不留情的雨?

直到我能堅持伸手,當世界依然故我,雖然心深深疼痛,我也能坦然鬆手,允許世界自由。

像無論走得多遠,有什麼仍然停留原地,仍然能夠守候,如一棵樹。

重新允許自己去想起,本來就在心裡的東西。我其實一直擁有,自己一直在尋找的答案。


蒔:時印

「我」,即「我」所是。


小寒


層層澆灌,柔軟昔日的傷痂。

雨水


『 墜 落 』
使 飛 翔 成為可能

清明

濾透,
而自明晰。

小滿

在 葉 落 與 新 生 之間
歸 零


大寒

藉由鬆開對『好』的執著,
放下對『不好』的抗拒,
讓真實有空間可以透進來。


驚蟄

在 逆境 和 陷落 中
長 出 力 量


穀雨

世界之中
我 在

芒種

「 準備好 發 芽 了嗎?」


立春


「世界」之外還有
『 世 界 』。

春分


讓禁錮的 生 命 力 自由

立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