鳩群取代鷹隼活躍於天空

文/吳星瑩

驚蟄
三候鷹化為鳩


我很早以前就發現,生命是一棵巨大無比的樹。

時間哄騙我們一切是直線的進行,像個乖學生逐段跟著老師,相信只要不隨意翻頁,就不會錯過。

可是生命變化的方式其實更接近樹枝,我們緊密依偎,以為現在將永遠,卻只要一個不同的選擇,就足以讓我們分杈,分杈再分杈,很快我們便淹沒在樹梢間了,一葉葉漸行漸遠。雖然其實仍在同一棵樹上,卻終其一生,都不會再相見。


無論我如何努力拉住你,如果我們中間的頁數注定無法連續;無論我如何努力離開你,你的風吹草動始終隱隱牽扯著我。直到我們都掉回根部,才發現生命終究還是一個圓圈,從最後一頁又接回第一頁。

也許生命因此刻意遮掩,只讓我們看見當下。忘記了過去,不知道未來,我們才願意走下去。即使我們只是不斷更換角色,一次次重複早已寫好的結局。


對我來說,這是最大的騙局。

我下定決心,在翻到最後一頁前,我將是做出反叛的關鍵一頁。




每年驚蟄後十日,北返原鄉的鷹隼消失於天空,鳩群代而活躍。鷹與鳩眼色相似,只是鷹喙彎鋭,而鳩嘴平直,古人遂有鷹化為鳩的傳說。

我彷彿犀利,又彷彿溫柔。生命從猜不透我會怎麼演,因此從來,無法左右我。


當我將一切看得更遠,也看得更近,我不再隨意被生命的表象所鼓動,我只專注在我,真正的動機。

我真正地在乎你,所以我看起來,漫不在乎。


我明白你的自由,縱然你不明白。世界不停對你說假話,於是我對你說真話。我從不拉住你的故意放縱,因為你無法,只是因為我而繼續存在。

你終將走向你的路,而我有我的,但我們仍同行時,我想讓你知道,曾有一個我,真心想知道,真正的你是什麼樣子。

無論我用什麼樣子面對你,我的眼神始終都相同,如果你,用心凝視我。


你和我,都只是微小的葉子,但如果我們,不被生命的慣性所擺弄,如果我們真正珍惜,並且真正地,看見彼此。

總是渴望棲息,卻不斷流徙的我們,將在那一刻,相互到達。


這是生命最大的秘密。

如果一片葉子,真正回應了心的呼喚,整棵巨樹,都將悄然改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