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桃花恣肆盛開

文/吳星瑩

驚蟄
一候桃始華


我來看海,期待看見夕陽。

海在遙遠的地平線浮動,夕陽藏在低低陰陰的雲層後,無法確知究竟何方。天在低落處破了一個雲洞,微光從那透出來,那裡是夕陽嗎?但更接近海平面的地方,小小的一艘渡輪,船上方又有一圈隱約的紅痕。還是在那裡呢?

一直在尋找的光,往往不斷模糊開來。

我唯一能確知的只有海。雖然我與海之間,其實還隔了一大片曠野,但遠遠一直看著,好像也近了一些。


渡輪上的紅痕越來越亮,終於海平面上的雲層都浸染成瑰麗的紅,在深厚的雲後隱隱放亮。我在天空的背面,約略知道舞台正在上演一齣精彩絕倫的大戲,彷彿以我為主角,但我隔著簾幕,只能看見悶悶的光影搖動。

天空像一盞巨大無比的紅燈籠,落日攏在雲中,不知道正提在誰手上。在我看不見的所在,的確有什麼,正眷顧著為我照亮嗎?

為什麼,不肯直接告訴我,究竟哪個方向,才能通往?




驚蟄時節,嫣紅的桃花恣肆盛開,潑灑出強勁的生命力。

我總是,努力走到每一個當下的盡頭,眺望著所有可能,量度著哪條路更接近美好。


我渴望著春天的到來,嗅聞每一抹風吹草動,我等待一道清晰的閃電,一聲明確的巨雷,告知我,是時候盛放。

我卻忘了,包藏在花苞裡的我,什麼都無法清楚聽聞,唯一能倚靠的判斷,是我自己。

當一切準備好了,我準備好了嗎?


我是否能面對,興高采烈掀開自己的第一刻,就濕透一場毫不留情的雨?我是否能面對,當所有眼光熠熠圍觀,當所有虛榮如風而來,又席捲而去,我依然毫不摧折,抬頭挺胸,兀自我最美的樣子?

我是否有勇氣,長久吸收落葉的滋養,卻陡然轉開出繁花?我是否有勇氣,看見所有反叛的背後,其實只是發現了一路依循的腳印,從沒有走過的,更高更遠的路?聽見所有不聽話的背後,其實只是聽懂了,從沒有說出的,真正被期待的話?


當我離開上游,橫衝直撞,在所有過不去的山之前,一次一次明白,所有曲折是最短而必經的路。無法確知,卻如此相信,已伸出手等待的海,就在我前往的彼端。過去終將為我感到驕傲,未來正在看不見的那端湧來。

那麼,我才真正準備好了春天的到來。

因為,我已帶來了春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