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起一片片飄零的自己

文/吳星瑩

霜降
二候草木黃落


很久很久以後,我才發現,我懷念的並不是當初的你,而是當時的我。

全心全意凝視你的我,全心全意微笑的我,快樂得不知不覺的我。那些如夢似幻,光芒四處飄漾的時刻,我正在盛放,以為會被好好接住的我。


在重重跌落地面之後,在努力站起來學會走路之後,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我無法直視天空。因為,任何輕柔的羽毛飄落,都會讓我想起,那美麗翱翔的曾經,我曾經擁有翅膀。

我懇求了你無數次,讓我回去。我懇求了我無數次,別再回頭。

原來最疼痛的,不是我遺失了你,是我遺失了自己。




每年霜降後五日,草木開始飄零。落葉紛紛,這是大地輕輕向自己告別的時節。已經碎裂的,就不用強撐著完整啊。該離開的,從來無法挽留。


我們像偶然交會的音符,各自往自己的章節走去。你從此成了我的主旋律,而我,只是你游離的插曲。

我像一封漂漂蕩蕩的瓶中信,記得你曾在我身上寫字,我笨拙地不斷轉彎,像一行難以被定稿的句子。而你終於封緘,早已寄出了,我卻遲遲不知道要通往哪裡。

我在自己世界的盡頭遊走,成為走進別人世界的陌生人,不斷與世界交會,然後錯過。直到我終於走到地平線之外,在重重山的背面坐下了,眺望自己的來時路;終於從自己世界的對面,看見我的樣子,看見我在別人眼裡的樣子,傻傻的樣子,左右遲疑的樣子,不讓人幫忙,堅持要自己走著的樣子,不知道路在哪裡,但努力找著的樣子。


一片一片,我輕輕翻閱,然後讓自己飄下。

我是一片片落葉,曾經期待,曾經失落,太年輕然後又太成熟,太沉重所以又太輕盈。

一片一片,我拾起自己,然後重新啟程。


去每一個我們曾經去過的地方,重新感受美好,感受疼痛,迎回一個個還徘徊在那些街角的我。去每一個我們不曾去過的地方,重新獨自微笑,獨自快樂,溫柔釋放每一個我於新的岔路,我即將從昨天,再度通往明天。

好好地與你告別,然後好好地與我重逢。


重新相信。

重新完整。

重新能夠被愛。

然後重新能夠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