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天地萬物開始凋零之前

文/吳星瑩

處暑
二候天地始肅
幾微點


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做著自己喜歡的事,走在自己愛的人身旁,卻好像失去了喜歡的感覺。

好像只是為做而做。


安慰自己這就是習慣了吧?習慣在自己愛的事物裡,也算是一種奢侈吧?

可是,彷彿內心有一塊自己,正在逐漸死去。


究竟從哪一刻開始的呢?眼中星空逐漸黯淡。是從聽見你第一句,無意卻傷人的話開始的嗎?還是從錯愕你並非我所想像的那一次?

其實,是從我假裝沒感受到,那一刻開始。


我沒有發現我已經換了一個模式,從此,不是你和世界變了,而是我變了。




每年處暑後五日,天地開始凋零,此時已悄悄入秋,但世界幾乎還發覺不到,還是一樣炎熱,甚至更熱。

熱的來源已經停止了供給,只剩下消耗。失去了驅動力,並不會立刻明顯地展露出來,先前用的力還在持續傳遞,直到終於冷卻,無法動彈為止。


我們還是用著夏季的方式,盡情揮灑,甚至更加盡力。

我已失去了熱情,卻為了維持現況,耗去更多來掩飾,挪移更多來代償。


其實,讓一切從盛夏開始衰微,微小到幾乎無法察覺的「幾微點」,我的確曾有所感覺。彷彿一樣,卻有什麼開始微微不一樣。我離開了初衷,開始妥協,曾經無法想像會妥協的事;開始變成,我幾乎不認識的自己。

不敢面對真實,不敢面對自己,在逐漸變調的一切中,拚命假裝若無其事。直到累積到臨界點的一切如滾雪球般,再多麼試圖扭轉,只是越崩毀越離越遠。

直到我不只失去了夢想,甚至失去了,再度夢想的勇氣。


如果我,在一切來不及以前,在開始偏離自己時,不再假裝視而不見。

不管如何迷路,都不離開,最一開始那個全心出發的我。持續校準回,曾經離想要的一切很遠,卻離自己的心很近的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