飽滿稻穗垂下面對自己的根

文/吳星瑩

處暑
三候禾乃登


在內心最角落,我們都有一個說不出的渴望:渴望自己能被了解。

於是我們在愛的人身上,尋求著了解,為此不斷齟齬,為此遍體鱗傷。


「你必須先愛自己。」

可是,如果我值得愛,為什麼沒有人愛我?

「很多人愛你啊,就在你身邊。」

可是,為什麼他們愛我卻不了解我?

「為什麼不被了解,會如此受傷?」

因為,如果他們了解我,如果他們相信我,那麼我就更能相信自己。


因為,相信自己,是好困難的事。




每年處暑後十日,是收穫的季節。稻禾開始成熟,曾經的翠綠轉變成一片黃澄,飽滿的稻穗不再直挺挺嚮往天空,反而垂下頭來,面向自己的根。


終究,我們都要回來面對自己的心。

面對那些藏在根處最原始的糾結。當我恐懼退縮,我不再責怪自己,只問問最深的心,我到底逃避著什麼?當我貪婪渴望,我不再抑制自己,只問問最深的心,我真正欠缺了什麼?

每一次得到,是不是因此失去了什麼;每一次失去,發現自己還擁有著什麼。


覺察很痛,如同不停搖篩輾壓,不停為自己去殼,去掉社會在成長過程中加諸我的偽飾,直到我發現一層層嚴密的殼底下,仍是那樣柔軟單純的我。

當我開始深深往內走,一切好像不停改變,又好像有什麼從來不變。原來我,選擇的每一條路,遭遇的每一個人,每一次和別人爭吵,每一次和自己爭吵,都在提醒我,更面向自己的心。


當我終於明瞭,自己所做出的每一個選擇,並因此坦然地承擔,同時明瞭這世界不會因為我的堅強,也不會因為我的柔軟而停止傷害。當我終於明瞭,我無法選擇這個世界,我就可以開始選擇自己。

當我真正了解自己,即使沒有人了解,我已經擁有滋養這個世界的力量。

那是真正的成熟,因為我,終於活成自己,我為自己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