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勞鳥像孩子理直氣壯

文/吳星瑩

芒種
二候鶪始鳴


我選擇的,總不是自己最喜歡的,而是,應該選的。

彷彿選擇了喜歡,是一種對自己的縱容。


順著喜歡的走,好像太簡單了。我習慣了一路跋涉最艱難的路徑,不停的自我克服,朝著我以為的正確方向。我不停撥開重重牽絆我,引向未知岔路的多餘想望,我不願讓自己花時間迷路。

縱容自己,就是一種迷路。

我穿越所有途中,渴望著最終。

不停芟除自我,直到如此空乏,直到我發現,我只是不停離開,卻已忘了,為何到達。




每年芒種後五日,伯勞鳥開始鳴叫。伯勞鳥古稱鶪,在求偶季節,母伯勞會發出如同雛鳥般的乞食叫聲,公伯勞則攜帶食物翩翩而來,餵食愛侶。


像個孩子,理直氣壯說出,我的喜歡。

我坦然需要,然後,坦然給予自己。


不再閃躲自己。我讓自己的勇敢,保護著自己的膽小;讓自己的溫柔,安慰著自己的受傷。

將一片片有著缺口的自己,相互嵌合。原來不須放棄,不須改變,只是終於各就各位,相互擁抱。

不需要完美,我需要完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