螳螂在出擊前總是先收束

文/吳星瑩

芒種
一候螳螂生


你喜歡的,我好像漸漸就會喜歡了。

即使我,本來不喜歡。

我喜歡的,我好像突然就不喜歡了。

如果你,不喜歡。

我好像變得越來越像你,為了讓你喜歡。

但你卻不喜歡那樣的我。

最後我才發現,因為,你並不喜歡你自己。




芒種時分,麥子已抽芒成熟,而稻子正準備播種,一切繁忙著上一波結束及下一波開始。時序進入盛夏,也進入濕濕黏黏的梅雨季,擁有一對鋒利鐮刀式前腳的小螳螂,在此時破卵而生。

螳螂在迅速出擊前,總是先收束自己。


我必須先收回,對你的認同,不自覺的渴望。

我以為,你認同了我,我就能認同自己。我以為你不滿我,卻原來,是我對你的渴望,讓我不滿自己。


直到我終於不再厭棄自己的銳利,直到我舉起鐮刀,揮斷那些我自行繫在你身上的繩索。疼痛是我,跛行是我,因為我長久把繩索誤認成了,我的手腳。

當你的眼光,從此與我無關。當我終於背向你,昂然走遠。

可能你永遠都不會認同我。

可能你永遠都不會告訴我,但我將默默得到,你的尊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