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時分葉葉凝結出露珠

文/吳星瑩

立秋
二候白露降


有時候,深深覺得,世界並不想聽我說話。

它只是不斷質問,並不打算聽回答,我幾乎以為問句就是世界預設的答案了。它只是想問我怎麼跟它不一樣,卻不想聽為什麼。我說了好多話,卻彷彿什麼都沒說;明明只是坐在對面,哪裡也沒有去,卻好疲累,彷彿走了好多路,雖然哪裡也去不了。

世界好喧嘩又好寂寞,每個人都在說話,卻沒有人交談。

如果,世界自己都不知道迷宮出口在哪,為什麼,還要不停拉我進入呢?




每年立秋後五日,濕氣漸重,清晨時分葉片上,開始凝結出露珠。透明的露珠,濃厚時呈現白色,日出即蒸發消失。


有些美好,即使就在眼前,一開始卻看不到。

有些答案,生命一再示現,我卻從不曾讀懂。

因為我一直都以習慣的眼睛,尋找無法看見的意義。


城市中孤獨的一座座房間,如果往山裡走,越來越高,越來越晚,俯瞰中一盞盞燈亮起,交織成此起彼落的輪廓,遼闊黑暗中逐漸浮現巨大光海。

有人早早熄燈,有人達旦亮燈,已離去與未完成,所有斷續的問句,呼應成完整的章節。那刻我忽然看清,原來一切都有著意義。難以互相理解的你我,總是相互錯過的你我,在世界的大故事裡,也許都只是伏筆。只有明白了終章不一定在你我身上完成,我們才不再感覺孤獨,才坦然把自己伸展成逗點,傳遞著無法確知,但真心相信的答案。


當我心靜下,世界終於靜下。我始終不知道那是什麼,卻又彷彿知道,某個透明的答案,總有一刻,我們同時都在那裡。

什麼都可以說,又什麼都不用說;什麼都沒有說,又什麼都已經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