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才鳴叫的蟬

文/吳星瑩

立秋
三候寒蟬鳴


我是濃濃聚集而來的雲,我是早晨暗得像傍晚,我是傾盆的雨震耳欲聾。

因為,你要離開了。


已苦旱長久的,你等著我的世界,終於開始風雲變色。我很傻,我聽而不聞,我犯了無數的錯,我失望了所愛的人,我失望了自己,但能不能,再為我延長一次寬容呢?無邊的黑暗裡,無數的我無聲喃喃,太想被聽見,所以總是忘了傾聽;有太多想說,所以常常都沒有說。

總是聲嘶力竭的你,只淡淡看了我一眼,也許已經啞了嗓子,也許只是懶得開口。只有你拉長而去的影子,輕輕告訴我:

如果你不離開,我不會醒來。




每年立秋後十日,夏日怒放的蟬群結束了鳴叫,而寒蟬在此時,才幽幽鳴起。

蟬是這樣的,一隻蟬試音,兩隻蟬合唱,無數蟬鼓譟宛若永遠不會結束,直到某刻戛然而止。愛是這樣的,一個人向前,兩個人對面,無數自己轉身中失去了我們,直到終於兩個人背對,一個人後退。

而我是最後才鳴叫的蟬,我是最後才伸手的愛。


我並非不想活在當季,只是越想擁抱你,一個個沒有被好好愛過的我,越膽小地環抱自己;越想專注享受當下的幸福,越恍惚分身回過往的苦痛。你讓我以為會是永遠,於是,我不停讓自己錯過你。

而你說,來不及了。


一切已經完成,我的隨意塗鴉,我的疏忽留白,一切已經繳卷。生命中有許多的到此為止,為了讓我明白,在還互相擁有的時候,無論下筆如何艱難,因為,那就是我僅有的,可以作答你的時光。

剩下的,都是你在我身上曾經的作答了。後來的我,因為被你深深愛過,因為深深傷過了你,而變成了如何的我,都再也,與你無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