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盡夏天中乍現的秋天

文/吳星瑩

立秋
一候涼風至


一開始,我只覺得你奇怪。

然後,覺得你奇特。更然後,變成了奇妙。

我不曾想過世界原來有這樣的風景,在你出現之前,我的世界連續如鐵軌,每一個以為的顛簸其實都平穩,通往想像之內的固定驛站。


你突然就離開了,繼續走向你的遠方。

你永遠不知道,我的世界從此斷裂了,崩塌了心的一整塊。

但那不是不好的,我站在懸崖,雖然突然眼前很空蕩,雖然心很空蕩,但世界邊緣好像掀開了一角,天光灑落,我恍惚明白了。


原來,在我的一切之外,除了很多不可能,還有很多可能。

原來我一直以來的旅行,都只是通勤。

我從此,才真正成為了一個旅人。




立秋標誌著秋天的開始,雖然此時大地還洶湧著熱浪,但隱隱角落中,已拂來了一絲涼風。

你是我無盡夏天中乍現的秋天,雖然我因此離開了自己,雖然我後來因此明瞭了冬天,但我終於不再只眷戀春天。


原來失落不是不好的,生命因渴望而空虛,因空虛而流動,因流動而可能。

雖然在一開始,流動看似毀壞,不停離開原本的位置。

但生命啊,因為各種失去才得到,因為各種不美好而美好。我終於明白了,一直害怕著不美好的我,從來無法真正停留在美好,美好其實是一條從不停留的河,是一次次不停重新遇見的瞬間。


你是翩然走來的世界另一端,當我終於也走到了世界另一端,才發現原來你是我心中,欠缺的另一半自己。原來你帶走了一部分的我,是為了帶我,重新找到。

我不知道會不會再遇見你,但我因此遇見了,很多很多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