蟄居的蟲用土將洞穴封小

文/吳星瑩

秋分
二候蟄蟲坏戶


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不愛我。

這樣是不是我也可以不用愛你?不用在你對我的愛裡窒息,在我對你的愛裡憤怒。我盡了一切努力,你還是在水裡,不斷呼救,不斷把我拉下去。我在岸上不停逡巡,嘗試過每個可以更接近你的方向,努力充耳不聞,也正在不停呼喚我的,那些我渴望前往的,美好的遠方。


你說我自私,我接受。我不想解釋,乾爽的我,心其實比你還濕淋,比你沉沒得更深。

但有時你突然說:「快走!不要管我!」

你忽然清醒了嗎?你聽見了我,其實一直無聲在呼救嗎?你推開了我,卻讓我更想奮不顧身跳下去。


你知道嗎?其實我不是不願陪你一同溺水。

努力待在岸上,也許是我一直默默希望,這樣是不是,某天你也會有希望上岸?




每年秋分後五日,天氣漸漸轉寒,蟄居的小蟲藏入了洞穴中,用細土將洞口封小,減少寒氣侵入。


我需要,自己的空間,可以自由做自己的空間。

如果我渴望你讓我自由,那我也必須允許你自由,即使是堅持待在泥濘裡的自由。


我練習,不去期待最好的結果,也不去懼怕最壞的結果。我收回,我對你深深的渴望——渴望某天你會終於清醒,看看我,聽聽我。

其實不是你的行為,而是我對你的期待,深深綑綁了我。


我們之中,需要有人先切斷渴望的臍帶。我必須先好好保護自己的愛,才有可能給你愛。如果你蠻橫踩進來,打算搶走我,我必須堅定地把你推出去;如果你在窗外聲聲呼喚,我還是不能放棄自己,我不能離開,我對自己的愛。

因為唯有如此,我才真正能夠給予。過度耗損的我,什麼都無法給你,只剩下怒氣,我將也成為索求者。

說不定曾經,你就是這樣成為了你。為了拯救某個你愛的人,從此困在了泥濘裡。


也許,我永遠無法了解你的選擇,如同你永遠無法了解我的,但是至少,我還保有自己,我終於能夠離開你,又不離開你。

也許,我永遠無法如你所期望的方式愛你,但是我終於,還能夠愛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