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斂心中隱隱隆隆的雷聲

文/吳星瑩

秋分
一候雷始收聲


是不是越容易理解別人,好像就越困難表達自己?


認真傾聽別人,認真反省自己。生活的每個事件,不斷往心湖丟來一個個小石子,我習慣承接著,讓石子緩慢平穩地下沉,琢磨最適合的回應,卻錯愕地發現,原來你只是在打水漂,先前拋出的早已遠遠消失,你漫不在乎地又拿起了別片石子。

我卻無法這樣,讓一切輕盈地跳躍而過。沉下去的石子,就永遠停留在湖心了。


於是,我好像跟你總不在同一個頻率裡。我努力理性陳述,你往往抓不到我在意的點;我試著掏心掏肺,你又說我太情緒化了。

我羨慕著直來直往的雷電,但我無法,我怕傷害了人。


也許,我最無法承受的,是當傷害了人,最感到受傷的其實是,一切往心裡去的我。




秋分是一年中最平衡的時節,南北半球晝夜均分,隆隆的暴雨逐漸平息,不再聽見雷聲。


也許,你一直都聽見了我隱藏的情緒,我無法適切處理的自己,在溝通的當下,都默默攻擊著你。涓涓細雨的我,你聽見的卻是看不見的雷。我一直都是隱隱的雷。

我努力浮在表面維持和諧,底下卻長久洶湧著無數暗流。


善於傾聽別人的我,如果撥開情緒的表層漣漪,順著深層漩渦沉浸而下,能不能也好好聽見自己,真正的心聲?能不能撥開那些彎曲遮掩的水草,真正觸摸到所有沉在湖底,無法呼吸的我?


如果我,不再用平靜遮掩憤怒,用憤怒遮掩傷心,用傷心遮掩渴望。

當我渴望被愛,勇敢說我需要擁抱,而不再說:「我覺得你不愛我。」

當我渴望支持,勇敢說我需要幫助,而不再說:「我感受不到你。」


對自己誠實,需要勇氣,因為所有渴望底下都藏了,如此疼痛的曾經失落。誠實表達自己,也許更需要勇氣,因為如此毫無防護啊,萬一你,隨意回應。

但是我們還是只能,讓雨只是雨,不再用風遮掩,用雷保護。那麼慢慢地,雨會滲透土壤,你會聽見真正的我。

真實即是平衡,恰如其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