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虹升起的地方

文/吳星瑩

清明
三候虹始見


喜歡深夜時一個人回山,穿過一個又一個紅綠燈,慢慢進入山裡面去。彷彿撥開了重重的寂寞,回到愛裡面去。雖然離開了寂寞,仍要好長一段路才會到達愛。深深的山裡,迢迢的路途讓人感覺高,但其實真正到達的時候,一切是很平坦的。


我住進了山,原本以為只是短暫歇息的過客,山卻住進了我。

附近多是純樸的農戶,早晨的路上,我常遇見幾位伯伯或婆婆,揹著竹筐,肩著紅綠藍橫紋的茄芷袋,以微笑跟問好穿過我,走下深深窄窄的石階,消失到視野盡頭山的另一側去。我從不知道他們的田在哪裡,從不曾試圖跟過去,像是我住在愛裡卻從不曾了解愛,但我仍被愛著,愛從未因為我的無知而拒絕過我。

當我們正住在愛裡面,我們甚至不知道。




每年清明後十日,雨後的天空開始出現彩虹。

傳說如果能在彩虹消失前,走到彩虹盡頭沒入的地方,將找到埋藏的珍貴寶物。


我們花了所有的時光追逐轉瞬即逝的彩虹,尋找一甕不知名的寶物,以為裡面裝滿的,叫作幸福。

卻原來彩虹並不是一道橋,而是一圈又一圈不斷迤邐的圓,沒有開始,也沒有結束,因而從來無法進入。

天空在雨後,一次次用彩虹張手擁抱,深幽無光的大地,一切卻沒入無蹤跡,美好其實一次次閃現,只是不斷被龐大的憂傷吞噬。


直到忽然有誰,伸出手,輕輕接住了彩虹。

直到仍然有誰,在最晦暗不明的地方,努力保持著澄澈,才倒映出了彩虹。因為有誰,始終相信某些最珍貴的美好,無論如何,不能消逝。

在黑與白之間,當我們伸出手,默默接住彼此;當我們悄悄收回手,讓對方得以走過。

那麼我們都是,彩虹升起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