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蕩農田遲遲等待著公鳲鳩

文/吳星瑩

榖雨
二候鳴鳩拂其羽


我一直在說話,只是說的好像都不是自己的話。

我總是說著,每個當下,我應該說的,別人想聽的。


日子好像也就這樣流下去了,只是,當有人說,喜歡我,我再也無法真正相信。

你喜歡的是哪個我?披著不同顏色,巧妙融入四季的森林,還是寧可在天空四處流徙,也不願隨意揀樹枝棲息的我?

你聽見的是哪個我?委婉成熟,總是知所進退,還是怯懦忍讓,常常弄丟聲音的我?


你還會喜歡我嗎?如果你聽見,我心中,從來不曾說出的自己?




每年穀雨後五日,鳲鳩振翅,迭聲宏亮鳴叫著「布穀」,因此又稱為布穀鳥,被農人視為播種的提醒。但是只有公鳲鳩能發出自己的叫聲,母鳲鳩的叫聲像笑聲,用以模仿葦鶯的天敵雀鷹,蒙騙注意力,不讓葦鶯發現自己已將蛋寄生在牠們巢裡,藉以讓葦鶯幫自己孵育下一代。

在我們心裡,都有一隻不築巢的母鳲鳩。


不斷迎合世界,不斷違逆自己,以為那是捷徑,卻離自己的心越來越遠。

已經快聽不見,自己的聲音。即使聽見,也快認不出來了。世界的聲浪持續淹沒,我學習,說著自己其實不喜歡,也其實不相信的話。


忘了自己的心裡,還藏著一隻公鳲鳩。忘了空蕩蕩的農田其實遲遲等著我們,站上專屬的位置,嘹亮喚醒世界,各就各位,播下未來的種子。

一點一滴,回到自己,找回遺失的發語權。

發現自己,其實真正該說的,永遠該是真正想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