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勝鳥昂然頂著斑斕羽冠

文/吳星瑩

榖雨
三候戴勝降于桑


滿滿衣櫃裡,我拿出穿上的,常常不是自己最喜歡的一件。

而是和世界最好相處的一件。

藏起我的羽毛,和大家一起踮起腳尖走路,一起跌倒,直到我真的忘記我有翅膀。

我只是不想要,和這世界不一樣。

我不想要太起眼,因為我曾被眼光豢養,表演我根本,不想要的;也曾被眼光驅逐,只因為我逕自,我想要的。


於是,即使被誤會,我甚至不解釋了。如果解釋,人們還是只相信自己;如果誤會,其實可以保護我。




每年穀雨後十日,戴勝鳥降落於桑樹上,古人視為春蠶將生的象徵,提醒著該開始致力紡織。戴勝鳥因頭上頂著斑斕的碩大羽冠,狀似古代婦女的花形頭飾「華勝」,因而得名。但戴勝鳥因育雛期間並不處理糞便,孵卵時又分泌一種黑棕色黏液,弄得巢中臭氣四溢,故雖然外型討喜,卻不受某些地方的人們歡迎。


當世界不停塵土飛揚,潔癖的我無論如何都無法不被波及,我學會了用髒污,保護自己。

學會脫下自己的美麗,藏在衣櫃最深處,默默等待,當有一個美麗的日子,我將慎重穿上。

卻一直不曾出現那一天。我以為是我等著時間,卻沒發現是時間等待著我。


等待我,終於打開梳妝盒,打開珠寶箱,打開門,昂首走出去。了然我並非因為這一切而美麗,而是我使得這一切美麗。

等待我,終於覺得自己值得,願意戴上自己的羽冠。

昂然活出自己,最美麗的樣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