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萍逐漸漫成一片遼闊

文/吳星瑩

榖雨
一候萍始生


在我心裡,有著很多渴望,卻得不到的東西。

我所沒有的一切,共同投影出了一個龐大的世界,如同一重又一重的雲,遮掩著,延伸著,我腳印以外的想望。

無論我踏足何方,我似乎一直活在我的眼裡,我的眺望裡,望著大地之上無限的天空,我進不去的世界。雖然從不屬於我,卻如此佔據著我。

我一直覺得,我如此渺小。在我之外的,如此美好。

但當我不停看出去,我其實偷偷期盼,有人正在看進來,看見我。

也許,比起真正得到我沒有的,我更偷偷期盼,有人看我,觸碰我,然後告訴我,我現在很美好。




穀雨是春天最後一個節氣,天氣變暖,百鳥啼鳴,大地欣欣向榮。在池塘、小河及湖面上,在飽滿的雨裡,浮萍開始生長,逐漸漫成一片遼闊。

已經習慣了,不停將自己縮小,將世界放大。


在我眼中,總是不停倒映出世界的美好,如鏡的我,能不能也清澈地,溫柔地,照見自己的美好?

能不能勇敢地說,渺小也好,遼闊也好,如果那就是我的樣子。

清晰地活進自己裡,感覺每一天,波漾起伏,一塘深淺,活進我的每一刻。縱然無根,縱然漂泊,縱然世界不屬於我,我屬於我。


一切都是我,體會過了各種不是滋味,因此我更能環抱他人,水面之下,圈圈點點,圓圓缺缺。一切不是我,當我擁有,我珍惜地充滿所有之內,當我失去,我灑然前往所有之外,漫延更多可能的我。

無論有沒有人低頭看見,我在這裡。

我坦然,是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