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見心中轟然震落的雷聲

文/吳星瑩

春分
二候雷乃發聲


討厭自己,很多情緒。總是原本藍澄澄的天,忽然就飄來了雲,下起了雨。

然後我就沉甸甸,濕淋淋,花很多時間才能把自己晾乾。


我的心彷彿片片飄飛的花,不是隨風起舞,就是委困土裡。常常我難以分清,究竟是我有著憤怒,還是幫著他人憤怒,還是因他人而憤怒,於是,我對自己憤怒。

當我還無法分清情緒來自於當下,或過往的殘影;當我無法分清真的是他人錯了,或其實是我錯了,當一切晃漾翻攪,我無法輕易宣洩出來,只能全部封存胸口。

對我而言,這是一種負責。


這世界卻從不負責地將一切傾倒於我,無論我願不願,能不能。

我嚮往能天天天氣晴,卻忘了這世界本是波湧的海,無風仍不時起浪,我也從無法是超然於一切之上的天空,而是水中不斷模糊開來的倒映。我和世界,從頭到尾相連。所謂的平衡,從來不是穩穩不動,而是不斷擺盪,不斷調整,不斷回應每一個當下。




每年春分後五日,氣流的交互作用逐漸劇烈化,天空開始打雷。

勇敢聽見埋在心中,轟然震落的雷聲。


不要害怕和別人相互摩擦,試著在一切牽動中,潛入更深的自己。釋放自己的憤怒,感受為什麼憤怒,承接自己的傷心,感受為什麼傷心,感受藏在所有情緒之下,深深渴望的自己,隱隱缺憾的自己,所有從不被聽見的自己。

然後更了解自己,世界上最接近又最陌生的聲音,一切結果的背後,都有著心的原因。


直到發現,一切的阻礙,一切的衝突,一切的徘徊,都是為了讓我遇見更深的自己。


原來從來不是別人,只有渴望被注視的我,氣憤世界的錯認;渴望被傾聽的我,傷心世界的輕忽;渴望被愛的我,無法允許,世界必須先愛自己。

原來世界從來無法讓我受傷,是我太過渴望世界,呈現我期待的樣子,因此讓自己受傷。

而也從來只有我,能讓自己痊癒。


當雷終於被聽見,一切突然就散開了,層層遮掩後,我從來,都清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