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負電子摩擦出驚人閃電

文/吳星瑩

春分
三候始電


我最熟悉的,是責罵的聲音。


不是來自別人,而是我的心中。每天,宛如刺耳的除草機,不停地,我批評著自己,試圖去掉所有討厭的部分。

我不斷用負面的方式,清除負面的自己,於是心中,雜草邊拔邊長,越拔越長,直到蔓延成無邊,我無法控制的荒涼。

我只能一層層放棄自己。


於是無法控制地,羨慕著身旁偶然閃過的晴天。為什麼可以活得如此快意呢?我心中總是一片濕淋淋雨季。

曾經陽光普照的我,好像早被隔離在心的最深處。門外貼著一審即定讞的標籤:不切實際。


所以也許,我總是難以克制地被溫柔吸引,即使那只是日行一善的路過。我如此渴望著這世界能對我,此面向上,小心輕放。

因為,我總是對自己狠狠重摔,無比殘忍。




每年春分後十日,正負電子在大氣中相互摩擦,迸發出驚人閃電。

那是這個世界,創造生命的方式。


如果心中總是充滿缺點,多麼努力也改不掉,那麼很有可能,我還需要它。

很有可能,我還沒有發現,這些缺點為什麼存在。


是我最討厭的負面部分,不停推著我走到了這裡。是我最受不了的競爭意識,不停讓我突破自己;是我最受不了的逞強,讓我一次次傷痕累累中爬起。

也是我最討厭的負面部分,保護著那些,未曾被好好對待的我。我的傲慢,掩飾著不夠相信自己的自卑;我的不停失去自己,埋藏著期待融入世界的渴望。


而我一直以為缺乏的那些,也許,我全都擁有。

只有最溫柔的人,才會不停苛責自己。

只有最單純的人,才會在最泥濘的無路中,仍然相信著不知道為什麼相信,繼續努力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努力,讓自己走下去。


也許,我一直以為自己討人厭的部分,只有我討厭而已。

當正與負衝撞到極致,閃電陡然放亮,天空終於觸碰大地。如果我,歸零一切慣性的思考,重新看清內心深處,最真實的自己。

我將發現,這世界也許一直比我想像的,還喜歡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