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上揚大地落下

文/吳星瑩

小雪
二候天氣上騰地氣下降


當你說,喜歡我的溫柔,不喜歡我尖銳的那一面。我收起我的刺,從此只讓花朵面對你。

四季既然有著分別,那麼有著高下也理所當然,如果可以永遠暖陽和煦,誰喜歡冰雪料峭,不是嗎?


我開始成為一棵,只敢讓你看見向陽面的樹。

成為一棵逐漸厭棄自己背光面的樹。

成為一棵不敢掉葉的樹。

最後,成為了一棵無法再抽芽的樹。


在徹底死去之前,終於我,離開了你的注視,到一個全新的地方重新呼吸,直到我,又在同樣的循環裡,再度枯萎。

我一直以為,是世界無情地修剪著我,將我綁縛成盆栽。原來,是我從來不敢勇敢地伸展,讓世界接受我,真正的樣子。




每年小雪後五日,暖陽之氣往天上騰,寒陰之氣往地下降,天與地不再交流,萬物失去生機,降下了雪。

當雪落下的時候,好好看雪,因為每一場雪,都有著它的來因,與去處。


當一切來時,讓它自然去到該去的地方。

當我因為你憤怒,我應該讓你知道我憤怒。並非要你負責我的憤怒,並非要你因此改變你,而只是讓你,可以了解我。

坦白我們彼此間引起了什麼,摸索我和你該如何成為我們。


當我因為你快樂,我應該讓你明白那其實不只是因為,你努力為我做的什麼,而是我感受到,你想讓我快樂。

因為你而悲傷,因為你而焦慮,因為你而好像不像自己,我應該讓你明白,這些不美好都是最美好的事。你讓我不再只是自己,你讓我更加寬闊。


同時明白,有時當我只能是我,你是你,那些面對面卻彷彿背對背,那些各自堅持,那些無法交流,那些彷彿冰封之中,其實我們仍在默默地溝通。我們努力地,在無法彼此了解中,了解著彼此。

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時,也許就什麼都不做吧。雪是這樣的事,不需過度為彼此取暖,如果我們只是需要,各自休息。

試著對彼此誠實,也因為彼此,而越來越對自己誠實。


暫時無法靠近你,而你仍知道我存在。所謂的陪伴,有時也許是,雖然被阻隔著看不清彼此,卻仍待在你聽得見,也聽得見你的地方。

不大聲辯駁,不代表沒有聽見;不被了解,不代表沒有被默默放進心裡去。如果我們一直,努力地接受那些,無法彼此接受,讓我仍然可以是我,你可以是你。


一起走了很遠之後,我忽然明白,聽不懂,卻還願意認真聽著,說不定其實是,最美的一種陪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