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交流後冬季降臨

文/吳星瑩

小雪
三候閉塞而成冬


是否,每一段相遇都將有一個終止的點?

曾經深深的疼痛,都變得淡淡的了,淡到我以為我終於忘記了。我以為,我終於走出了你,卻在很久很久之後,發現你從不曾真正走出我。

我努力把你喜歡的我都忘記,不再做你喜歡的打扮,即使那曾經是我鼓起勇氣才突破的樣子,即使我也曾經很喜歡自己變成那樣子。我以為你帶來了全新的我,卻在你離開後,不知道這些自己,該被收拾到哪裡去?


我慢慢又變成另一個全新的自己,嘗試我從不敢冒險的事。有什麼關係呢?即使狼狽出糗,也不會被你撞見,也不再需要害怕你會不喜歡。我在新生活裡開懷大笑,卻在獨自靜下來後,突然掉了眼淚。

為了那個如此想要離開的我,為了殘留在每一個角落,從未離開的你。


為什麼在彼此牽繫時,我總是開心地過度投入,或受傷地過度抽離,難以用我真正的樣子對你?

為什麼在理應結束後,我不是執著地過份追尋,就是決絕地過份閃避,無法坦蕩走回我的腳步?

總是氾濫,總是積窪,難以出海,難以成雲,我是一條在時光裡不斷擱淺的河。




每年小雪後十日,天地各自閉塞,不再交流,嚴寒的冬季降臨。


看似漫長的一切,都有一個結束的點,從此之後,各自分叉,各自遠方,不再交集。

只是心的時光,每每無法準點。我們常常搶拍,在抵達最後邊境之前,就提早停下腳步,阻絆彼此無法前行,拉拉扯扯不停迷途;我們遲遲流連,在終於天涯兩端之後,還戀戀駐守過往的廢墟,荒涼漫遊,等待再也不會回返的叩門聲。


能不能,用內在更深的眼睛,看見你,出現在我生命中的意義?

你讓我努力改變,都無法符合你的喜歡,因此看見,那個傻傻努力改變的我,認真的樣子,其實有人喜歡著。

你讓我連微笑都悲傷,因此看見,其實有人,讓我連哭泣都快樂。

你來帶走了一些我,因此清掃了我的世界,讓另一些我,終於有空間,可以回歸。


是否,當我真正看見了你,那一刻起,我們才真正地告別。

也才真正地相遇。

在彼此的生命之中,在遠颺之前,在臨界點之前,我們曾因為彼此,真正地哭泣,真正地歡笑。那麼,我想好好地送行你,到其他正在等待你的人那端;然後,好好地回返自己,明瞭了在旅途之中,曾經有人相伴的我,學會相聚,學會孤單,終於在蜿蜒的河道中坦然,持續流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