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些看不見的彩虹正在發亮

文/吳星瑩

小雪
一候虹藏不見


我該怎麼樣才能幫助你?當你即將枯萎。

你宣洩著你的憂鬱,一片又一片落葉紛飛而來,我感覺每一片都是刀鋒,劃過風中不知所措的我。


我的同情波湧向你,直到滿過了心的堤岸,我載浮載沉,開始莫名煩躁。

可不可以別再說了!我不知道該怎麼辦!


我試著照耀你,激勵你許多人更不幸,仍然樂觀向上。

你無語看著我,像一棵即將枯乾,更遭受烈日曝曬的樹。

我試著移植你,搖晃你一切都是幻想,不要陷溺其中。

你無語看著我,像一棵正在遭受蟲囓,卻不被承認的樹。


我坐下來哭泣,我是個無能為力的園丁。

你看著我,輕輕用枝枒拂過我,我們一同沈默,我們同樣無助。


突然我明白了,也許你只需要感覺,我也是一棵樹。你只需要明白,當寒風降臨,其實一整座森林都將凜冽,顫抖並不是你的錯。

突然我明白了,你其實遠比我想像還要堅強。每一棵長長寒冬裡的樹,即使風雪中無法挺立,都早已發揮了非比尋常的意志力。

我想帶給你的,你早已擁有,只是你不明白,只是世界不明白。




小雪時節,寒潮一波波從極北方波湧而出,萬物活動逐漸休止。天轉入灰陰,降雨減少,彩虹消失不再出現,中高緯度地區開始飄雪。


也許,我們一直活在心的不同緯度,率先凋零的你,並不代表特別脆弱,只是對於悲傷,你距離得更近,你承受了更多。

沒有彩虹的時候,如何勉強也無法出現。直到熱帶的我,遲遲遭遇了心之寒流,我才明瞭了你的枯萎,並不是你不願選擇陽光,是溫暖早早離開了你的選項。


我能對你最大的幫助,是對自己誠實,對世界坦然。

當我面對自己,接受自己的無力,當我允許世界在我掌控之外,我才真正能允許別人無力,我才真正接受你在你的狀態,真正從我之內接受你。

那是最溫柔,也是最強韌的力量,那是萬物在休止處,依然足以持續的力量。


明瞭了有些事在我之外,有些事在你之外,但我們仍然在這裡,持續面對,這是最大的勇敢。

原來我不需要一直維持在最好的狀態,只需要在最剛好的狀態。生命低起又高落,當我沉沉感受每一刻的流,勇敢地堅持,勇敢地放手,勇敢地逆引,勇敢地順隨。


我才能在最灰暗的影子裡,仍然相信,世界正在為我遮蔭。

在沒有光的時刻,相信某些看不見的什麼,正在發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