靡草在強烈的陽光下枯死

文/吳星瑩

小滿
二候靡草死


曾經,我以為最痛苦的,是徘徊在生活裡空轉,無法追求我最渴望的。


直到我在長久延宕後,終於下了決定,為自己出發,忐忑又興奮地踏上,一直只能眺望的那條路,才發現心之所繫的夢土,原來和我離開的所在,一樣荒蕪。

我設想過重重阻礙的高牆,卻從沒預料,眼前只是無盡的空曠。而我身後,心中深深棲息的小屋,正在頹傾。


如果為了到達夢想,必須離開初心,我究竟,正在哪裡?

當最快樂的都不再快樂。

原本我還有著遠方,原本我還能不停想像,卻原來,其實從來都只是同一個世界嗎?

原來最痛苦的,是當我連渴望的能力,都失去了。




每年小滿後五日,麥穗逐漸飽滿的同時,枝條陰靡柔細的草類,也在強烈的陽光下開始枯死。


如果我必須全然放棄,才能仍然堅持。

如果我必須離開想像的自己,才能到達真實的自己。

如果從來沒有一個美好的所在,等著我去到達;而是我必須將我走過的地方,都綻放成繁花燦爛。


我是否能在無底的墜下之中,勇敢地承接住自己?

我是否能在無邊的黑暗之中,辨認出真正的自己?


在幾乎死去裡,我感受到了最深邃的我,正在誕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