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菜在缺口裡開花

文/吳星瑩

小滿
一候苦菜秀


其實,我真的不明白,為何我盡了各種努力,都離不開,讓我如此痛苦的你。

讓我如此痛苦的當下,反覆出現。每一次,我都跟自己說是最後一次了,我不可能再忍受更多了,直到下一次來臨。


也許,我一直都知道,之所以離不開,是因為我從來不想要,真正離開。

我害怕離開習慣。


習慣了籠子的我,翅膀早已被拔去。我只能在痛苦中,努力欺騙其實也沒那麼痛苦,努力在痛苦中尋找快樂。

因為我不知道,如果離開了這裡,我還能去哪?

除了這樣的你,還有誰會接受,這樣的我嗎?




小滿時分,麥籽開始飽滿,卻還未真正成熟。天氣逐漸轉入燠熱,苦菜在此時開花。此種菊苣類植物,性味苦寒,食用可清熱涼血。


在你的壞面前,我顯得好,就不用去面對心中蒸騰不止的疼痛。已經被如此傷害的我,習慣黑暗的我,真的有辦法帶給別人幸福嗎?

我在那樣的苦澀裡,渴望能彌補心中那道,很深很傷的缺口,我不停用疼痛鎮著疼痛。那是幸福沒有辦法帶給我的,幸福只會讓我害怕,害怕失去,苦澀反而讓我安心。


即使我離開了你,如果我沒有離開心中苦澀的自己,我只會再度遇見類似的你。

除非我相信,在所有猙獰的傷口之下,其實我,仍然很美好。


除非我相信,自己值得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