蟋蟀躲在躲避裡

文/吳星瑩

小暑
二候蟋蟀居辟


在我心底,有一塊始終斑剝的牆角。我以為從牆上幽幽垂淌的,都是不應該的自己。


當我一步步被你逼到了牆邊,才發現牆外所有陌生空蕩,只是你不允許的我。

我悲哀,我憤怒,我翻牆而出,我自由氾濫。我潰堤你的世界,從此和你涇渭分明,所有你有的,我都不要。

直到我在全新拓荒出的世界裡,發現每個角落都筆直得不對勁,我實在太不像你了,簡直像是完全相反的你。


我衝到鏡子前,撞見一切顛倒的投影,照出的我,就是你。

原來,所有不斷宣告的自我堅持,所有我賴以行走的,軀幹手腳的關節轉折,都是為了抵禦你,才長成的樣子。




每年小暑後五日,蟋蟀因為炎熱,躲避到牆角的陰影下。

我一直以為的我,原來只是躲避中的我。


我已經太習慣了躲在躲避裡,我能分辨黑的各種層次,卻無法描述炎日。幸福從來只是,一片太模糊的白,即使身在其中,我也無法發覺。

我想重新發覺我,如同重新發覺這世界。


我不需要原諒你,我只需要原諒,被你傷害的自己。被傷害了,從來不是我的錯,我不需要無意識學著像你,來保護自己。

是我的溫柔,讓我如此被你傷害。而不斷被傷害了啊,還仍然溫柔著,是一種最大的相信。

相信我仍是我。你只是傷害了我,你不是改變了我。


當我重新回到真正的我,我終於走出了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