鷹的全部都為飛翔而生

文/吳星瑩

小暑
三候鷹乃學習


有時,我真的疲憊了,在不停逆流而上,漩渦打轉中累了。風一波一波湧來,掀翻好不容易飛起的我。有時覺得生活太短,有時又好長。

我只是想要愛,然後被愛。想要快樂,我愛的人也快樂。想要簡單,為何一切卻那麼困難?

得到的,忽然又失去了。追尋的,原來非如我所想。無邊又無底,在一切之上,真的存在著答案嗎?

如果有著答案,我真的能找到嗎?




每年小暑後十日,小鷹開始學飛。

鷹是天空中的王者,在無處可立足的高空之上,優雅翱翔。牠乘著氣流,不須揮動翅膀,牠俯衝而下,瞬間攫獲獵物。如此傲視穹蒼的存在,卻曾一次次摔落懸崖,甚至折斷翅膀。小鷹的全部構造都為飛翔而生,但若學不會飛翔,學不會掌握自己,學不會成為鷹,即是死亡。


我一次一次地錯過自己。

為了真正成為自己。

原來一次又一次的迷路,是為了終於到達時,不會錯過。


直到真正的到達,從來不是某個方位,而是能夠安住在所有無法停留中,感受世界的瞬息流變,同時感受心之所向,毅然轉彎,縱然一切看似都還仍是;屹然堅持,縱然一切看似都還不是。

直到真正的飛翔,是靜在所有動之中,面對自己的所有渴望,卻不被渴望掌握。眼前一無所有的時候,知道只是我還沒有看見。無風的時候,知道風只是在更高的所在。


清楚哪裡是我的懸崖,哪裡是我的天空。清楚所有終點,都是起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