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風都是熱浪了

文/吳星瑩

小暑
一候溫風至


我以為,我走著我的樣子。

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承認了,我的樣子,就是歪歪扭扭。

直到我一直跌倒。

才發現,其實我一直拄著已經不需要的柺杖,不僅從來沒有觸碰到大地,也無法感受到,我的雙腳。




小暑時節,大地上流動的,不再有一絲涼風,所有的風,都是熱浪。


我的心,一直不敢換季。

曾經我在冰冷洶湧的浪裡,努力浮沉,幾度滅頂,好不容易攀著一片飄過的浮木,我珍惜,我倚賴,我隨身攜帶,直到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。


我已經上岸了。

沒有那些,我就不會來到這裡。但抱著這些,我無法繼續前往那裡。


在夏日仍裹著大衣的我,隨時都未雨綢繆著冬季。我渴望輕盈,我羨慕舞動的翅膀們,但我飛不起來,我太重了。

我以為那是因為你們有的,我沒有。其實是你們沒有的,我有。

我努力保護著自己,原來,我努力束縛了自己。


習慣了掙扎的我,能不能重新習慣放鬆呢?當回憶裹住我,我不再奮力抵抗,不再用慣性模式,武裝卻也隔絕自己,只是試著,讓自己重新相信。

相信一切之中,其實有一個深深的我,已經不一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