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花盛開如陽光遍灑金黃

文/吳星瑩

寒露
三候菊有黃華


我有著夢。

小小的、毫不起眼的夢,在我的心中茁壯出擎天大樹、綿延成茂密雨林。我帶著自己的小小盆栽,搖晃著、顛簸著,前往夢土,渴望著把自己種下。

當時的我還不知道,小小的心啊!移植到外面的世界可能不堪一擊。


滿地落葉,枯枝敗草,奄奄一息的夢散了一地。我輕輕撿拾,無比珍惜,終於重重丟棄,無比狠心,彷彿一一面對著自己的脆弱,與驕傲。

為什麼就是不能,讓我恣意開花呢?


世界一次次測驗,我作答到睏倦,像個再也拿不起筆的孩子,拙於言詞,滿身塵汙,空蕩蕩的教室只剩我還沒交卷。我收拾行囊,放棄被評價,如果什麼都不剩了,至少我還擁有自己。

生命卻把全部的禮物捧到我眼前,我通過了。





每年寒露後十日,深秋冷冽的露水輕輕凝出在枝葉上,菊花在此時盛開,滿地豁然放亮,如陽光遍灑金黃。


全世界盛開的春天,我空空如也,原來,我正在向下,無法往上。

向下熟悉我陌生的根,如何從受限但專屬我的小盆,移植進自由卻毫無保證的世界。向下交織其他樹的根,學習從相互衝突轉成互相扶持。

學習從世界錯綜複雜的路中,走出自己的路。


我不停選擇著岔路,也被岔路選擇。

每多長出一片枝葉,總以為自己正在開花,其實那只是花的醞釀。平順推擴不出花,那些必須的掙扎,反反覆覆讓我專注,脫落蕪雜的表象,穿越一切直達本質。在一切紛亂無緒中,當隱隱躁動到極致,所有掙扎都被煮沸開來,釋放開來,如煙火,又如煙花。花是歷經了一切沉重終於盛開的那些,輕盈,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失去了,然後突然,什麼都擁有了。


生命是一次又一次翻鬆的田,花了滿滿的力氣渴望收穫,才發現都還在耕耘自己。

花了長長的時光企圖通往天空,直到我不再渴望我以外的地方,直到我終於回到我的大地,真正能夠安頓我,在自己裡。

靜靜悄悄,在蝶與蜂紛紛的飛下裡,我恍然,天空正接近著我。


當我終於開花的時候,我終於不再追求著花。

因為,我就是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