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來獨往的老虎相互交配

文/吳星瑩

大雪
二候虎始交


生命是一堂美勞課。


老師只交代收集各種圖畫,沒說明用途。我細心挑選報章雜誌,工整剪下最美麗的圖片,滿滿的花卉、蝴蝶與山脈。老師走過我身旁,笑了一笑,從隔壁男同學桌上抽來幾張體育人像,交換了我幾隻蝴蝶。我莫名所以,瞪著那幾張陌生的激動剪影,只覺醜陋,委屈地幾乎掉淚。

我後來很少再為此哭泣,雖然生命似乎從來不明白,我花了多少心力在乎美好,直到漫不在乎地被抽走,再塞回一些我從來不要的,厭惡的,來填補原本的空位。


老師發下一人一張白紙,紙上有一個模糊的輪廓,笑著宣布:「把圖都撕開吧!把紙貼滿!」

撕吧!我在恍然大悟中,把美麗的期盼與醜惡的經歷都撕開,直到再也看不出原本的樣子,貼成的就是生活。

我聽話地將圖畫撕成碎屑,重新細心配色,貼滿交錯的空隙。打鐘時我恍惚抬起頭,全班早已完成,哄然衝出去。我只進行到一半,老師走了過來,又笑了:「真是一個大工程呢!」


以後的歲月裡,我始終沒有完成那幅拼貼畫。日子是破碎零亂的詞彙,我努力將它們編成句子,卻怎麼也不是我心中的詩。斑斕夢想與黑白生活的界線,如同撕開的圖畫連不在一起。而有些心愛的圖畫,我寧願抱著它哭泣,也不願撕開,更不容許交換。




每年大雪後五日,細碎如屑的雪花中,獨來獨往的老虎開始求偶。相遇時躁動不安,提防中相互試探,直到彼此接納,形影不離地交配。

虎是生態鏈的頂端,虎的成功繁衍,象徵著一個地區健全的生態平衡。雖然在最終的穩定和諧之前,底下掩藏著各種埋伏,各種突襲,各種撕裂。脆弱被擠壓,被犧牲,直到牴觸出最頑強,最堅剛不摧之上,卻又匍匐於最溫柔,最平凡日常之下。

生命從一顆種子,輾轉活成了虎。


撕開所有自我設限,我才突破極限。拿走所有我渴望的,我才回到我之內;給予所有我抗拒的,我才來到我之外。在生命的相互交換裡,我逐步在妥協中不妥協,在不堅持中堅持,在所有動盪中平衡。

凡存在的,必有它的意義。生命從不以我渴望的方式運轉,因而終於得以運轉我,去到我渴望的地方。


老師最後在空空的教室裡,拿起隔壁男孩的作品給我。

那是一幅瀟灑作品,圖片大塊撕落,到處快意留白。我被交換走的蝴蝶,有一隻完整地貼在他的紙上,彷彿正要起飛。而我討厭的那些人像,早已碎落成一片片美麗的顏色,在我紙上,悄然融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