嗅聞自己真正的氣味

文/吳星瑩

大暑
二候土潤溽暑


看見別人開心的時候,心裡某個角落不知為何,彷彿被什麼攫住。

驚訝地,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為對方開心,甚至......


討厭這樣黑黑暗暗的自己,於是努力壓抑,用所有正面特質強迫地期許自己,像噴上亮麗的香味,遮掩泛出的體酸。

我不斷往外尋找著各種氣味,替代著自己。這樣我彷彿就不用嗅聞,自己真正的味道。

我內心有一塊正日漸腐敗,不斷被不快樂侵蝕。原來,我在意的並不是別人的快樂,而是我的不快樂。




每年大暑後五日,是泥土最潮濕的時候,也是一年最熱的時分。空氣中瀰漫各種蒸騰的氣味,平常潛伏的都竄散而出,這是最誠實的季節。


每個當下,生命都在身上交互作用出不同的氣味,那是最真實的我,從心中散發出的味道,無論喜歡或討厭都無法改變。不斷從外在噴灑喜歡的氣味,並無法讓我因此,成為嚮往的自己。

我已經離泥土很遙遠了,但好像也沒有因此離天空近一些。自始至終,我好像都被種在安排好的盆子裡,離真正想要的自己,真正想要的人生路途,如此遙遠。我好像也已經錯過了,重新開始的季節。


但這的確就是我的人生了。也許,並不是努力飛向嚮往的路途,才叫做活出自我;而是低頭面對自己的心,感受底下的土壤,重新扎根,重新葳蕤。

如果不再引頸羨慕他方土地的豐饒,專注嗅聞自己,輕輕剝除腐爛的枝葉,能不能清爽地想起,原來我是什麼植物?

原來原本自己,就有香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