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每場該降臨的大雨

文/吳星瑩

大暑
三候大雨時行


一直刻意延遲著某些時刻。

最想說的,壓在心最底處,委婉地說著平常的話語,只挑選覺得該說的。最想要的,忍著不去追求,做著日常的瑣事,因為這些好像才是該做的。


好像這樣就是個成熟的大人了,忍受所有不喜歡的,讓自己融入群體,或者,努力留在所愛的人身旁。

讓一切平緩,不去爆發,因為害怕。

萬一結果不如預期,會不會寧願不曾發生過?起碼我們還擁有表面的和諧,像永遠停留在,陰鬱著騷動著醞釀著的層層黯雲。




每年大暑後十日,是日照最烈,氣溫最高,午後雷陣雨最頻繁的時節。猛烈的大雨,在宣洩不及的低窪區氾濫成災。


我不是不曾嘗試說出自己,卻總在之後失落悔憾。看吧!你不能承受......看吧!一切只是變得更糟了......本來我並不是想這樣啊!閃電般撕裂彼此!

也許其實我們只是都,壓抑了太久而已。

我有我想嘶吼的,如同你也有。


是愛讓我們為了彼此,在生活裡忍受一切難以忍受;生活最終卻逼著我們,將所有忍無可忍朝愛的人宣洩。

如果我們不壓抑到一切變了形,不延遲到一切都太遲,如果我們只是自然地爭吵,是不是也能自然地和好?

如果我們都坦然迎接,生命每場該降臨的大雨,如果我們不只是期待,最好的結果,也許,我們終於能夠感受,大雨後的消暑;終於能夠重新看見,黯雲後的藍天。


或者如果,我們真的不再能是彼此的天空,至少在還相屬的時刻裡,始終如此努力,對彼此誠實,那麼也許,便不算錯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