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隻蟬從此不一樣

文/吳星瑩

夏至
二候蜩始鳴


想說的總是說不出來,說出的好像總沒有完整表達,表達的又總被不小心誤解。於是最後,常常選擇了沉默。

沉默彷彿是一種保護自己,也保護他人的選擇。如果,當我準備好了再說話,一切是不是可以更和諧?

卻常常這樣錯過了季節,成為來不及爬到樹上,無法羽化的蟬。

其實沒有人制止我,是我自己,扼住了喉嚨。




蟬是夏日的喉嚨,肆無忌憚,嘹亮鳴出生命。

但在恣意鳴叫之前,牠沉默在土裡不知道多少年。究竟是哪一刻的觸動?讓牠決定是時候了,奮力改變自己,躍上曾經遙不可及的樹。

樹不曾改變,世界不曾改變,但有一隻蟬,從此不一樣。


是不是一定要被聽見,才算說話?

是不是一定要改變對方,才算溝通?

可不可以讓全部的我都發聲?理直氣壯,不在乎是否被聽見,只在乎我是否,說出了自己?

那麼,世界會開始聽見的。

因為世界就是我,心的投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