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半的夏天慢慢流回

文/吳星瑩

夏至
三候半夏生


生命過了一半,我究竟是得到了,還是丟失了一半的自己?

是不是該可以試著,拿回一半討好別人的時間,來討好自己?

我熟悉著悲傷的這一半,而快樂呢?


什麼觸動能讓我拋開形象,開懷笑不可抑?什麼滋味能讓我吃下一口,滿足到眉眼不自覺彎了?什麼時刻我最自在,好像忘了我的存在,又完整感受到自己?

一點一滴,我學習討好自己,然後慢慢,教會我愛的人。

如果連我都不明白如何愛我,你們怎麼可能明白?




每年夏至後十日,土半夏從地裡冒出,開始欣欣向榮。凝滯的夏天剛過一半,在此時悄悄活躍的土半夏,是一種具毒性的小草,同時也是一種藥草,可以消散胸腔的陳年鬱結。


原來我們重重疊疊的傷口下,都藏著解藥的種子。

只是願不願意讓心中的荒原,重新接受吹拂,從深深埋藏的泥土中,向天空重新開放。

只是願不願意,讓自己醫好自己。

我將流空的沙漏倒轉,讓失去的那一半,慢慢流回來。曾經我掙扎在窄窄的漏口,只是越來越少,直到我落下在寬寬的瓶底,終於安坐,承接,然後越來越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