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靈荒野上的梅花鹿

文/吳星瑩

夏至
一候鹿角解


沒有人能保護我的時刻,我長出了角。

沒有人知道,最銳硬的角,就長在最柔嫩的傷口上。角是我為自己上的繃帶,即使那在往後,每一次試圖防衛別人的傷害,也同時不斷反向刺痛著,無法痊癒的我。

我不是想傷害這個世界,我只是想保護,最脆弱的那個我。

直到我發現,頂著角的我,再也難以去擁抱,或被擁抱。




夏至是一年中白日最長的時候,梅花鹿在此時,硬化的角會自動脫落,傷口癒合成新的生長點,生生不息,自然循環。

我們都是心靈荒野上奔跑的梅花鹿,在反覆的衝撞中,不斷長出心的犄角。那些過不去的傷口,平時難以觸碰,但在白日最長的一天,當鹿仰望太陽,恍然想起曾經牠還是初生的小鹿,曾經被全世界好好保護,當時世界仍是牠的渴望,而非懼怕。

彷彿有什麼悄然落下,忽然一切都不一樣了,忽然一切,終於又一樣了。